新葡萄赌场手机下载aPP

再谈孟子“恻隐之心”

  《孟子公孙丑章句上》记载:“孟子曰:人皆有不忍人之心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犹其有四体也”孟子讲四端犹如四体,意思就是说四端之心是与生俱来的。

  冯友兰在《中国哲学史新编》中也认为恻隐之心是一种类意识的表现。恻隐之心是无阶级差别、等级差别的,每个人都会有,它是一种心本身所固有的。

  不知道你是否曾经追问过缘何我们会去关心一个陌生人的死活?长久以来人们始终用公共理性来解释这件事,即我想让你关心我,所以我必须也要关心你,我们把关心作为了关心的交换品,像极了冰冷的交易。我们中有人把道德当做是一种后天的习得,当成是一种社会加给我们的后天的规范、行为准则。但这么说有个前提,那就是我们承认人性其实是恶的,既认为人性为恶,所以我们才要通过后天习得道德来弥补我们先天的恶,用习得的这种善来扭转我们先天的贪。在这里我们把道德这件事看成了一种近乎机械的平衡。

  但是在孟子看来,道德的开始是你我共有的同情心,即恻隐之心。孟子认为:之所以我们会关心一个跟我们没有关系的陌生人,是因为人与生俱来具有一颗神圣的同情心。好像它是人之为人的共同的一颗基因,是人的一种本能。所以孟子才讲:“人皆有不忍人之心”“仁义礼智,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

  那什么叫做同情心呢?有人会问。我想那就是说我们作为人都会在某些时刻情不自禁、不由自主地感受别人的感受,甚至可以说我们的人性深处,就有这种不可思议的对他人处境的着想。

  孟子讲:“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怵惕恻隐之心,非所以内交于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誉于乡党朋友也,非恶其声而然也。”意思就是看见一个小孩要掉进井里面去了,必然会产生同情心理,而这并不是因为要想去和这孩子的父母拉关系,也不是因为要想在乡邻朋友中博取声誉,更不是因厌恶这孩子的哭叫声。举个例子:下雨天,当我们看到有人因为地滑骑自行车摔了不轻的一跤,我们会下意识感到一些揪心,好似生怕他哪里摔坏了。又如当我们在看军旅题材的电视剧时候,明明知道那是演戏,可是当我们看到有人被枪打了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时候,我们可能会下意识地流下眼泪或者感到悲伤。好像在一种潜意识里面,我们觉得那个人就是自己一样。

  如果你曾经仔细思考过精神和肉体的问题,那么你一定发现,在人生的某些时刻,我们的精神会穿过我们外在皮囊,进入他人的精神世界、进入他人的灵魂,感他人之感受,他痛“我”则痛,他笑“我”也跟着笑。甚至我们会在他人的身上看到自己。在某一个瞬间,我们也许会觉得我们眼前那个无助、正在受苦的人就是我们自己,而正因为如此,他的痛苦才会令我感到无比伤悲。

  史铁生在《务虚笔记》里面曾经讲到一个“童年之门”的概念。他说那是命运开始的地方,就像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一开始是命运在敲门。童年有很多的门,里面有一间美丽的房子,房子里面有很多个房间,你走进了一个门就会与其他的门永远绝缘。而另外一个人走进另外一个门,他的命运跟你也可能就完全不同。“我”站在“童年之门”面前,因为刹那的选择,成为了形形色色的我,他们都是“我”的兄弟姐妹。所以也许别人的命运不是你的命运,但是别人在他的命运中的所思所欲同样可能是你的所思所欲。在这样的一个层次上来讲,我们看到别人的经历,苦痛也好,幸福也好,我们看到的可能就是自己。

  从孟子恻隐之心来看,道德最朴素的起源不是义务,不是责任,不是理性、不是冰冷的平衡,道德最朴素的起源就是人生而为人与生俱来的同情心。正是因为这个同情心,白居易才会在《观刈麦》中写道:“听其相顾言,闻者为悲伤。家田输税尽,拾此充饥肠。今我何功德,曾不事农桑。吏禄三百石,岁晏有余粮。念此私自愧,尽日不能忘。”

  也正是因为这个同情心,生而为人的我们才能够不忍心去伤害那些与我们共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更多生命。(梁胤月)

上一篇:《此心光明》让“王阳明”重现当代舞台

下一篇:天育骠骑歌(天育厩名未详所出)